圖片
設爲首頁加入收藏
老齡化社會來勢洶洶 老有所養誰來養
作者:河北泰辰    發布于:2018-03-23 09:31:03    文字:【大】【中】【小】

  養老,這個聽上去距離年輕人還很遙遠的事情,出人意料地成了90後最關切的問題。年輕人對養老的關注在連續兩年的“中國青年報社兩會民意調查”中居于首位。

  年輕人對養老問題的擔憂,全國人大代表、中國社會保障學會會長鄭功成表示十分理解:“對這一代獨生子女而言,父母長輩的養老問題已近在眼前。”

  我國社會正面臨少子、高齡化。“過去家裏老人少,孩子多;現在反過來,老人多,孩子少”,不僅如此,高速發展的中國形成了流動性很強的開放型社會,“有子女,也未必在身邊”。

  因此,對20多歲、事業剛起步的年輕人而言,父輩能不能“老有所養”,是他們心中的牽絆,“如果國家的養老保障制度解決不好,年輕人會壓力很大”。

  今年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作的政府工作報告中10次提到“養老”。目前,我國社會養老保險覆蓋9億多人,基本醫療保險覆蓋13.5億人,織就了世界上最大的社會保障網,今年還將持續深化養老保險制度改革、大力發展養老産業等。但人們對“老有所養”的保障還有更多期待。

  中國老齡化速度之快舉世罕見

  聽到李克強總理在作政府工作報告時說“繼續提高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和城鄉居民基礎養老金”,27歲的王曉潔趕緊給爸媽發了個微信:“退休金又要漲了!”跟著點了一個大笑的表情。屏幕這邊,她卻有些笑不出來。

  剛剛過去的春節,王曉潔的奶奶和姥姥相繼住院,父母和親戚輪著去醫院照顧,沒想到她父親又突發腦梗,一家人手忙腳亂。結婚不久的王曉潔很是發愁:“將來我們有了孩子,還要照顧4位老人,經濟壓力大,一旦誰生病更是分身乏術。”

  王曉潔的經曆擊中了當下很多年輕人的痛點。今年兩會期間,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對19921835周歲青年的調查顯示,87.9%的受訪青年關注養老問題。照顧老人的時間和人手不夠、收入和儲蓄恐難支撐開銷、“空巢老人”緊急求助,是受訪青年最擔憂的問題。93%的受訪青年認爲有必要從國家層面制定專門的獨生子女父母養老政策。

  “中國社會老齡化速度之快、規模之大,在全世界範圍,沒有先例。”鄭功成用一組數據來說明。鄭功成表示,1999年,我國60歲以上人口占到總人口的10%,標志著我國進入了老齡社會,短短8年這一比重就上升到17.3%2000年,65歲以上的人口占總人口的7%,去年年底上升到11.4%2017年年底,65歲以上人口達到1.58億,60歲以上人口達到2.41億人。

  老齡化社會來勢洶洶,鄭功成說:“我們還沒來得及准備好。”他認爲,以現有的財力和能力,滿足養老需求是個巨大的難題:這麽多老年人,誰來供養?養老的錢從何而來?

  近年來,人口老齡化問題受到高度關注。鄭功成說,近5年來,國務院發布的關于養老服務發展的政策性文件多達幾十個,養老改革緊鑼密鼓地推進。

  “老有所養”,已經不再是一個家庭的問題,鄭功成認爲:“必須有社會保障機制,需要政府、社會和市場多方發力,同時不能丟了家庭養老的傳統。”

  從社會進步視角看,老年時代快步到來,是一個國家發展進步的結果。“大家都希望更長壽,這是好事。”鄭功成不贊成用消極的態度討論老齡化問題。放眼世界,很多發達國家都已經成爲“老年型國家”。他以人均預期壽命最長的德國和日本爲例分析,德國的創新力、制造力和生産力“依舊風景這邊獨好”,而日本的創新力也不容低估,且國民的幸福指數很高,“老齡社會其實並不可怕,要事在人爲,積極應對,消極應對必定陷入被動”。

  設中央調劑金讓所有人吃定心丸

  養老金將實現十四連漲,這是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釋放的民生利好。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統計顯示,自2005年我國提高退休人員養老金以來,全國人均退休金從每月714元提高到2016年的2373元,增長232%

  然而,養老金在地區間的收支差異卻大得驚人。去年我國有十余個省份當年養老金收不抵支,有老百姓擔心:將來國家會不會支付不起自己的養老金?對此,鄭功成表示:“現在全國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的節余在4萬多億元,收大于支,還有戰略儲備基金。”

  至于部分地區出現養老金收不抵支的現象,鄭功成認爲,這是由于地區分割造成的,“加快全國統籌步伐是必由之路”。碎片化分割管理造成地區間養老保險負擔差異巨大,“人口淨流入多的地方,負擔輕;人口流出的地方,負擔重”。

  不同地區養老金收支壓力不均,損害了制度的公平性,也影響其可持續性。鄭功成談到,這種巨大的差異在我國已持續多年,並有不斷加劇之勢。近年來,推進養老金全國統籌的呼聲越來越高。然而,改革難以一蹴而就,“會影響不少地方既得利益”。2017年,我國確定了全國統籌的過渡性措施——中央調劑金制度,目的就是讓改革再向縱深推進。

  中央調劑金制度的意義,在于將地方化的基本養老保險制度重新回歸到國家層面。鄭功成介紹,實現基本養老金全國統籌,2010年出台社會保險法時就明確提出,但一直沒能實現。黨的十九大明確提出“要盡快實現養老保險全國統籌”,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作出政策性回應。

  設立中央調劑金,就是從各個省征集的社會養老保險費中提取一部分由中央支配,這一部分資金加上中央財政對地方養老保險的轉移支付,可以在全國各省市之間統一調劑使用,“一些收不抵支的地區,或是有困難的地區,可以緩解養老金的危機”。

  這是走向全國統籌邁出的重要一步。鄭功成認爲:“這是國家的制度而不是地方的,是國家的信用在擔保,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可以讓所有人吃定心丸。”

  他希望加快全國統籌的步伐,希望中央調劑金的幅度能夠大一點、發展步伐能夠快一點,“這是基本養老保險制度從過去試驗性改革狀態走向成熟、走向定型邁出的關鍵一步”。

  不要光盯養老金丟了養老服務

  鄭功成認爲,現在人們對養老的認識普遍存在誤區:“認爲養老金高了就好。可年年漲,大家爲什麽還是不滿意?”

  鄭功成講起一個令人痛心的故事。曾有一位名校的退休教授,自己在家無人照顧,意外去世後好幾天才被人發現。“他的養老金很高啊,每月達到了1萬多元,但問題出在,沒有相應的養老服務”。

  鄭功成直言,光提高養老金,卻沒有養老服務、老年醫療制度的同步發展,老年人生活質量難以保障,老有所養的目標難以達到。

  “不要只盯著養老金。”鄭功成認爲,當下發展養老服務是重中之重。確實有不少老人手裏有錢,但他們的晚年生活質量卻並不盡如人意。

  近年來,他一直呼籲國家增加養老事業投入。但目前看來,一方面政府公共投入總量仍有不足,另一方面有限的投入卻“沒用在刀刃上”。

  眼下,各地大規模建起養老院、老年公寓,而很多願意居家養老的老年人卻無法獲得相應的養老服務,供給和需求之間存在脫節的結構性矛盾。他非常贊同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的“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發展居家、社區和互助式養老”。然而從目前來看,實現居家養老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由于老年人多年形成的性格和生活習性等都千差萬別,分層分類的服務顯得尤爲重要。鄭功成曾到一個敬老院調查,一位老人向他訴苦:“這裏別的都好,就是同屋打呼噜聲音太大,我半年都沒睡好覺。”

  他認爲老年人更需要送到家門口的服務,應該把養老機構開到社區裏,並精准地針對不同社區老人的實際需求,建立兼具老年公寓、托老所、老人寄養中心等功能的綜合型養老服務中心,同時還應提供家政、餐飲、醫療以及精神文化等服務。而政府應采取多種優惠政策,撬動民間資本投入養老服務産業。

  對于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的“今年提高基本醫保和大病保險保障水平,居民基本醫保人均財政補助標准再增加40元,一半用于大病保險”,鄭功成認爲,這是向老百姓釋放的利好消息。

  他認爲,政府應作好頂層設計、合理配置資源,同時正確引導社會預期,“基本養老金只是基本生活來源,而不是老年醫療保健和護理等支出的來源”,應建立多層次的養老保險體系和綜合型養老保障體系。特別是現在有很多老年人出現失能、失智的情況,應建立長期的護理保險制度,讓政府、市場和家庭形成合力。

  沉重的養老壓力背後,鄭功成也看到了養老市場的巨大潛力。正如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所言,加強新一代人工智能研發應用,在醫療、養老、教育、文化、體育等多領域推進“互聯網+”。他認爲,通過科學技術的創新發展應對人口老齡化,將有廣闊前景,“實現老有所養,不要看作是負擔,更是動力與機遇”。

 (來源網絡,侵刪)

河北地推企業管理咨詢服務有限公司隸屬于河北泰辰商務服務集團現負責運營多家行業公司推廣外包服務。業務涵蓋:國內勞務派遣(檔案管理)、人力資源(八項全面服務);企業代理記賬、工商注冊;計算機軟硬件研發、維護,企業網管軟硬件服務外包;家政保潔等。專注于企業營銷策劃、網絡推廣、市場推廣、品牌推廣、企業銷售等多項外包服務。河北地推企業管理咨詢服務有限公司會根據市場需求爲服務企業做最專業的地推服務外包方案!勵志打造中國最優質的商企服務生態圈!

腳注信息
版權所有 Copyright(C)2009-2010 河北泰辰企業服務集團
訪問統計